主页 > 爱情文章 > 正文

王宏海--让灵魂在生命中穿行

2021-10-29 19:10:25 来源:聚文学 点击:17

 王宏海/作

 

 

     每年进入腊月,是我们这些,半农半非人员最忙的时候。半农半工再加上冬季贩些年货什么的,才勉强维持生活。

     腊月二十五那天,正当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。堂姐,忽然病故了。她是我弟兄姐妹唯一,年长的“大姐大”。

     姐一生坎坷,三次离异,中年丧子。只有我们才知她怎样挺过来的。却被一场无情的病魔夺去了生命。

     按当地的习俗,九天至五天是出殡的日子。如果七天或九天,就闯年关了。那样就得重新送葬丧的。姐因与婆家关系极差,生前又租别人的房子,棺灵便停在街上。兄弟们,考虑姐生前清苦一辈子,不能让姐太长时间在街上背门板呀。便决定五天出殡。五天,正是除夕。兄弟们便尊姐生前遗嘱,忍着泪,扶姐的棂棺回到了家乡。

     记得,姐腊月初十,看望母亲(她双亲己故,母亲是她唯一的长辈,常来看望的)。我们见了最后一面,姐腊黄的脸盯着我说:“兄弟,要懂得,珍惜身边的每一个至亲自爱的人。人生在世,生死无常,有的人说没就没了。”然后,看了看身边的妻子:“她人不行,智商弱,你别让她受制,姐不想让她受姐一样的罪。”我郑重地点了点头。她上了车又看了我一眼:“兄弟你也不小了,干活别拼命了。注意点,过年到家拜年去,老姐我等你们,记着带上你老婆。”说完,挥挥就走了。

     这一走,竟成了绝别,听姐夫说,临死前一直唤着兄弟们的乳名……

 

 

      忙完堂姐的后事,已是除夕之夜。四处鞭炮声,四处张灯结彩。人们在吃年夜饭了,这个快乐的除夕是与我们无关的。大家都累了,也很悲痛,在沉睡又梦见了姐。她又在训斥我:”做人要有良心,啥时也别丢了做人的尊严和做人的底线。”大概,是前年因我做小生意,多收了人家几块钱,到姐家吃饭,臭显摆挨过的骂吧。“嘿嘿“。

     我们是初一早晨,从电视,手机上看到新冠形肺炎,弥漫武汉的。武汉告急,医护人员驰援武汉的消息频频传来。紧接着,各地封城,封村,各种,激奋,恐慌等等,不时传入人们的视野。

     安静,一切生活按下了暂停键,宅家不出门。钟南院士去了武汉,李兰娟院士去了武汉,雷神医院火速搭建,一切的一切,紧张,有序地进行着……

     过几天,一批批医护人员远征了,他们用血肉之躯与肺炎博杀,我们在家里能干什么呢?我一支支地抽烟,思考着……

     李文亮医生走了,许多赴国难者走了。儿子放下手机流泪了:“爸,她们有的是我的年龄段,那样勇敢,那样死去,太悲壮了。”“咱们能干啥哩,唉!”我也叹了口气。“捐款呀。“儿子指着手机,他一向是给红十字会常捐些款的。于是,让儿子便第一时间,拿出了微薄的二百元,也算是尽一份心吧。

     口罩告急,黑心商贩又发国难财,儿子望着去年因办姐后事,未及出售的一箱口罩:“爸,原本想买个好价,可咱国家遭难了,咱可不敢赚黑心钱,就按二元一包卖吧!”那些货,本钱就二元,卖掉还得贴上运费呢?唉!管他哩,就算献爱心了。

     那些存货不到一小时,除了我备急用的十包外,被村民们抢购而空。因为,城里药店十元二十元也买不到的。

 

 

     笫二天上午,正在家里赶一篇抗疫的作品。村里的一个大角色,登门来了。这人咋会来啊,咱小民一个,最让人看不起了,街上见了,人家总不理的,咱就是打工的人么,莫怪人家。

     有啥好事轮不到咱的,记得,去年扶贫了,我报的危房一直石沉大海,大概,给了有脸面的人了吧。说实话,我恨他们。

     正想着,人家进门了,见我写稿子,嘲笑着说:”别写了,有啥用哩,还是挣钱吧”。我看了他一眼:“老李啊,啥事,说吧”。让你挣钱。听说,你有十包口罩,咱高价买。”说完,二百元大钞甩在桌上。我问:”是你用,还是防控人员用?“他说:“唉!工作人员要串户的,没那东西不行,城里买空了。”我抽出一包,将九包递给他:“你拿去,钱收起。”他站起来,几乎是在喊:“咋,嫌少,再绐你一百?”我烦了:“快走吧,不要钱,人不能将钱拴在咽喉上。”他看了看我,似乎明白了什么,点点了头,快步走了出去……

     看着那人的背影:“唉!国难当头,就不计较他们了,他们也是为了百姓的安危呀。”然后,轻松地吐了口长气,又俯在桌上写起文来。

     春节在一切安静中悄然过去了,老姐静静地走了,许多鲜活的生命带着万分不舍的眷顾走了。他们唯一留下的是,让我们珍惜我们身边的每一位至亲至友。有尊严地活下去,有良知地活下去。平淡安然地活下去。爱你们,我的亲人,朋友们……

北京治癫痫最好医院
郑州哪里能治疗癫痫
北京哪家医院可以治癫痫